彩神软件怎么下载 英首相提“脱欧”替代方案:成不成,谁说了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  这几天,英国首相特雷莎•梅忙坏了。她马不停蹄地周旋于各党派议员中,终于在21日提交了“脱欧”替代方案。而这些幕的由来还应追溯至15日,议会下院以悬殊票差,否决了此前英欧达成的“脱欧”协议草案。

  与遭否决的“脱欧”协议草案相比,这份替代方案仅做了“微调”,更像是对原有方案进行调整的重新阐述。此后,议员们将提出系列修正案,英国下议院议长将决定哪几种修正案会提交表决。

  29日,“脱欧”替代方案和因为分析的修正案将交至议会下院的案前,再接受投票。替代方案之路与否依然坎坷?通过投票表决的“钥匙”,又掌握在谁的眼前 ?

  角色一:执政党保守党

  分裂的议员们各打“小算盘”

  对于21日梅提交的替代方案,“自家阵营”保守党内议员们仍存分歧。在此前“脱欧”协议草案投票中,梅遭遇党内议员的大面积倒戈,在3000多名保守党议员中,118人投下反对票。

  对党内“强硬脱欧派”来说,替代方案或许仍匮乏“硬气”,因为分析它并未就爱尔兰边界“保障计划”做出大幅调整。一些人认为,该计划将使英国“永远”留在欧洲关税同盟,“脱欧”有名无实。

  而在“留欧派”看来,这份方案所能带来的好处,远不及留在欧盟。一些人希望都都都可以举行二次“脱欧”公投,从而达到留欧的“小目标”。

  当然,保守党内时候乏“挺梅派”的声音,但一些人能都都可以说服有着南辕北辙想法的同僚、挽救梅的“脱欧”方案于水火?此前的答案显然不尽如人意。

  角色二:反对党工党

  不排除“硬脱欧”,就没得谈?

  严重的保守党内分裂,使英国两大政党之一的工党,对“脱欧”结果的影响举重若轻。若无工党议员支持,任何“脱欧”计划都难获下议院通过。没人,梅能都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?

  稍早前,梅为推进“脱欧”替代方案,展开跨党派磋商。但工党领袖科尔宾称,他参加跨党派谈判的前提条件是排除“硬脱欧”选项,特雷莎•梅称这是“不因为分析的条件”。

  在21日“脱欧”替代方案提前大选后,科尔宾称梅所谓的替代方案声明,是一场“公关骗局”,指责她提前大选了15日“脱欧”协议草案的重大失败。工党还提出了修正案,欲迫使政府给予议会时间,以便考虑解决“无协议脱欧”的选项并进行表决。

  目前,工党的立场是寻求举行大选,因为分析无法做到,则考虑支持二次公投。科尔宾此前称,工党希望与欧盟维持关税同盟关系,实施单一一并市场,以便更完善地保护劳工和消费者。

  英国广播公司(BBC)称,尽管特雷莎•梅此前称买车人将专注于跨党派协调,但因为分析目前不太因为分析获得工党方面的广泛支持,因为分析转向寻求党内议员更多支持。不过,唐宁街坚持表示,跨党派磋商仍在继续。

  角色三: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

  坚决维护自身利益的保守党盟友

  在此前“脱欧”协议草案中,梅同意了一项“保障计划”,解决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与英国北爱尔兰地区间老出硬边界,据此能都都可以确保提前大选逾20年的北爱和平协议能得到遵守。但此举却得罪了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,令该党在此前草案表决中,全部投下反对票。

  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领袖阿琳•福斯特表示,否决方案,是为“全英国的最高利益”。议员们担心方案会对北爱施加更多欧洲规则,且有关“英爱边界”哪几种的现象的内容也或致英国分裂。

  在下议院的63000席中,保守党占317席,与手握10票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结成联盟,才暂时勉强控制国会。在16日倒阁案中,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也提供了能左右结果的关键票。在“脱欧”替代方案的推进过程中,该党会做出要怎样的选则?

  有分析认为,若梅能删除或修改“保障法子”,或能赢得党内批评派人士的支持,并将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重新拉拢过来。此前都不 报道称,英国拟寻求与爱尔兰订立双边条约以删除“保障条款”。然而,爱尔兰多名官员均表示不予考虑,欧盟委员会方面也比较慢同意。

  角色四:买车人

  杂音四起

  眼下,苏格兰民族党与英国自由民主党,都已与梅在初步跨党派磋商中,就相关议题进行了讨论。前者希望讨论第二次“脱欧”公投事宜,并排除“无协议脱欧”选项;后者则希望能就留在欧洲关税同盟内从长计议。

  不过,上述议题都不 在梅设定的讨论范围内。在“脱欧”谈判期间,梅因为分析选则了她不想讨论的条件,其中包括“无协议脱欧”、推迟“脱欧”、边境“保障法子”等。但哪几种条件让她在多个方面抛妻弃子了不同派系议员的支持。

  路透社分析认为,特雷莎•梅面临的困境是,比较慢有两种政策调整,既都都都可以尊重她的谈判条件,一并又都都都可以争取到足够议员支持以便获得议会批准。

  目前,最少两批跨党派议员已计划提出修正案,以禁止“无协议脱欧”,或阻挠梅的“脱欧”协议,另有超过20名议员拟提修正案撤消《里斯本条约》第3000条。

  究竟“脱欧”替代方案命运会要怎样?3月29日的“最后期限”步步逼近,但英国国内的声音仍然分裂。(作者 卞磊